《新惊天动地》玩家回忆:那些年,我们一起存在过

文:点一盏天灯 

题图

依稀记得那个的夜晚,2006年12月15日的晚上。我还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玩我的模拟器游戏。QQ闪烁了起来,我的兄弟告诉我今晚有个游戏要公测,问我有没有兴趣,当时的我不屑的摇了摇头。说真的,除了当年大家都在玩的那一两款网游,其它的网游我还真是提不起什么兴致。朋友依然不依不饶的一遍遍的发着消息试图劝说我改变心意,不耐烦的我,点开了这款网游的宣传视频,当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,一个不经意的举动,改变了我之后的游戏人生……

 连夜下好了客户端。当年的网速不给力啊,下了一夜,虽然这游戏不大。第二天吃完早饭,我就拿着昨晚注册的号登录了游戏,想看看所谓的《惊天动地》到底有多震撼。随之而来的就是感叹,让我没想到的是游戏里的人远比我想象的要多。

 好不容易的建好了人物之后,开始了我的惊天之旅——我的第一个魔剑。

守护测试让我看到了当年的影子 

我和我的双剑兄弟

到了圣诞节,我的小魔剑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成长的还不错,换上了海蓝石。那个喊我一起玩的兄弟也穿上了闪耀,他是一个双剑,也是我能一直走下去的动力。记得,那些年我们一起打金猪,练技能,下副本,不断的寻找着新的乐趣……

好景不长,过完年之后,游戏中的一些现象令我始料未及:一夜之间物价飞涨,游戏币贬值迅速,我发现身上的积蓄竟然买不起几颗宝石。后来才知道,游戏中有人刷钱!随之代理商处理了,但是之后的影响还是很大,玩家开始不卖东西,囤积货物物品……之后事态向着我更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,游戏修改了技能经验值,那些原本让我们练的很轻松写意的技能,忽然也变成了奢侈品。

这让很多玩家离开了CABAL,我跟我的兄弟却依然坚持了下来。那段日子真的不好过,我们俩也都90多了,还泡在黄昏之湖练级。

那些年,第一次一个人打完黄昏。那种感觉,不言而喻。

那些年,游戏币还没有颜色。我有了+7战士PF

就在那样的情况下,我们依然挺进了100级。可是之后的大家都知道的事件再次让游戏受挫,那些年,我们都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,也不会考虑忍气吞声,我们打算离开一段时间避避风头。

大概半年之后听说CABAL大更新,于是我联系了那位苦口婆心劝我进游戏的兄弟,说上去看看吧,毕竟玩了那么久,还是想玩下去的。半年没上游戏了,上了之后才发现,当时代理商在玩家的呼声下把技能经验减少的部分进行了补偿,我们的技能都高导了。虽然贫富差距更大了,但我们也没管那么多,那时候我进了我的CABAL的第一个公会,会长我记得是个很好的大叔,给过我钱也给过我装备。

之后的几个月里一直风平浪静的。我们公会都是坚持手动的玩家,风气还是很不错的。直到有一天的清晨,我打开电脑登录游戏,发现帐号密码错误,我习惯性的打了几遍,甚至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键盘……

我的号被盗了!

当我在官网找回的时候,什么都晚了,装备,游戏币全部不知去向,包括我在雷纳打到的那块黑色的滑板(当时得要100多人民币)。我那涌动着一腔热血的心一下子结冰了,刹那间我感受到了“血色冰封”的透骨寒风。我站在仓库那跟我朋友说“我号被盗了”,他没说话,只是在那看着,我甚至怀疑我面前的这个角色是不是我的兄弟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跟他们会的老大说了,然后我们会的会长大叔不知道怎么也知道我号被盗了,发动会里的兄弟帮我凑了一套蓝色卓越装。不想拖累别人,道了声谢我就很少再上游戏,知道兄弟鼓励我重头再来时我才确定他还是原来的他。

重新开始谈何容易,对于这片已经充满混沌的世界,我不知所措,慢慢的也就淡忘了。一个人受到挫折,或多或少会去逃避,我就是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,尽管前一天我还坚信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玩下去。

那些年,我们的小公会,很小却很温馨,会长大叔穿上了+8!

那些年,跟兄弟一起在亡灵冰塔升级,依旧历历在目,回味无穷。一直都羡慕双剑50变的那双爪子,好犀利!

那些年,佩纶特任务,我打了好久啊,感觉比黑火还要难

那些年,情侣雪人是我们练技能的好东西。技能大师的留念,好像是3天从高导练到了大师,我跟兄弟一起上的大师。

类别:

没有回应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